您的位置:主页 > 股票配资 >
宁津在线配资平台在互联网视频行业迎来了抓住第一次机遇的重要发展机遇之际,LeTV网络以“颠覆式”创新模式,在擅长资本市场舞蹈的贾跃亭的领导下,成为中国互联网视频行业第一家盈利企业和国内第一家A股网络视频行业上市公司。在融资平台LeTV的基础上,“莱夫帝国”迅速崛起并迅速扩张,在资本市场上创造了一个又一个神话。
 
 
然而,成毅·莱夫,也打败了莱特夫,莱夫帝国在贾跃亭的“蒙眼跑”瞬间崩溃,从狂欢节到破碎的梦想,但也仅仅三年,1000亿元的市值就被抹去,留下了无尽的叹息。
 
那么到底有多少条首都短吻鳄在飞舞或歼灭,重复莱特夫的错误。本文试图回顾莱夫帝国崩溃的整个过程,探索中国互联网和创业潮流下企业兴衰的道路。
 
近日,贾跃亭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他认识到了产业过度布局与公司管理能力不足之间的矛盾。融资模式单一,融资节奏失控,经验不足,导致集团非上市公司突然死亡。“我深知我不可推卸的责任,感到内疚和懊悔。”
 
对于剩余的债务,贾月亭提出用自己拥有的FF智能车在美国上市后的股票回报来偿还。他说,他为开发新能源汽车付出了巨大代价,承受着难以想象的压力,但他会坚持下去。
 
莱夫控股债务处理集团负责人表示,真正属于贾跃亭的债务并不多,大量债务是“个人联名数无限担保债务”,约占债务总额的85%,可见他愿意为自己的梦想付出代价。此外,贾跃亭还了一些上市公司的债务,这也是一种负责任的态度。
 
等待奇迹。
 
暴风雨过后,若昌董事会的第一位代表刘述卿、莱夫“老头子”张炜等高管纷纷离开乐视。然而,“退市”危机迫在眉睫,由于大量的诉讼压力,挽救LeTV网络的道路极为艰难,虽然它已经退出了这一漩涡,但包括LETV网络的高管在内,LETV系统的人们都在等待奇迹的发生。
 
5月13日,LeTV被暂停上市。32岁的刘延峰正式来到台湾,成为乐视的新总裁。现为莱夫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董事长、总经理、代理董事等重要职务。此外,刘延峰也是六家乐高电视公司的高管。
 
刘延峰的“空降”令许多人吃惊,他自己也非常神秘。这在新闻中表面上与莱夫、贾月亭、荣庄都无关,引起外界的猜测。目前,他已掌管莱夫超过3月份,但只出现在列夫的大型股东大会,发挥主持会议,成为一个正面的角色。
 
外面,刘延峰很低调.8月14日,“证券日报”记者在乐视采访了多名资深人士,其中大部分表示此时无法与公众交谈。
 
近日,一些投资者向“证券日报”记者反映,莱夫的对外沟通渠道已被切断,他们无法与公司取得联系。记者多次拨打LeTV网络的公共电话号码,其电话先来\\“停了”,然后出来“电话忙”的语音广播。LeTV财务报告中发布的手机也处于无法连接和自动断开的状态。
 
对此,8月14日,乐视相关内部人士对记者表示,目前董氏秘密办公室的工作人员较少,可能比较繁忙,无法接听电话。“接听电话的人已经辞职,公司正在招聘。”
 
目前,LeTV面临的问题不仅仅是“等待重要岗位”。大股东及其关联方上市公司的债务问题仍处于停滞状态,单靠现有的单一业务难以恢复其造血能力,企业陷入金融和市场信贷的低谷,债务巨大,短期内无法解决,现金流量过紧导致大量债务违约。是新管理层面临的严重问题。
 
“莱特夫退市的关键是‘莱夫体育的非法担保’,它背负着数百亿元的债务。如果它最终成为现实,该公司就没有复苏的可能。它将不得不破产、清算,最终从市场上退市。这是历史的遗产。乐视期待着赢得后续诉讼,还有改弦更张的空间。”乐视内部人士表示。
 
三个月前,LeTV卷入了一场诉讼,14名曾投资莱夫体育融资的股东直接指控LeTV违法提交仲裁申请。目前,有13名股东仍在审理仲裁过程中。如果上述违约担保案件被裁定败诉,乐视还将承担110亿元以上的最高回购责任。而从目前部分的判决结果来看,大多数LeTV网络败诉。
 
“我们一直在努力工作,从仲裁的结论来看,这是不公平的。letv不应该为投资基金的返还承担责任,如果后续行动继续失败,这一系列的案例将使letv非常被动。实际上,letv没有任何好处,但必须承担100多亿元的责任,这将使公司破产,从而拖垮公司,从而拖下整个机会。”“在面对”证券日报“记者时,记者莱夫的相关人士说。
 
他说:“过去两年来,LeTV有很多债务和其他问题,业务稳定,没有破产,管理层做了很多事情,没有理由让LeTV亏损,而LeTV背后的股东和债权人也应该得到相应的保护。”
 
 
对于莱特夫内部的每一个人来说,赢得莱特夫保证的一系列体育违规案件将成为挽救退市的唯一活力。
 
这只是莱夫的“后遗症”的冰山一角。在一步一步失去控制的过程中,莱夫帝国慢慢地垮台了。
 
第一阶段已经失去控制:购买大量土地并建造汽车。
 
莱夫的故事可以追溯到七年前。
 
电视连续剧“真欢传奇”一度成为街头巷尾最热门的话题,引起了观众的狂热。这一现象背后是LeTV的兴起。当时,像优酷土豆网、爱奇艺、腾讯视频一样有名的3500人,是唯一一个没有为父亲而战的“战士”。
 
到了这个时候,莱夫已经聚集了各种炫目的光环:第一家在线视频上市公司,最大的网络影视版权库,新的网络视频模式的创始人。然后,它扩展为三个系统,跨越七个生态子系统,涉及数百家大型公司,总估值高达3,000亿元人民币。
 
这是一个帝国,它首先从一个二流视频网站开始。
 
21世纪初,互联网基础设施支撑了网络视频应用的新市场,视频产业迎来了百家争鸣的思潮。
 
当时,从零开始的贾跃亭也通过几轮创业获得了三桶黄金。在一年的时间里,作为一个政府部门的技术人员在海上创办了一家公司,让贾跃亭的标签上写着“躁动”三个字。从洗煤、印刷、钢铁贸易到培训学校、电信业务,在当时的“煤炭省”山西,贾跃亭已经涉足了几乎所有可以涉足的热门行业。
 
此时,贾跃亭的狩猎之路已显示出不愿维持现状的野心。山西经营多种产业完成原有资金的积累后,贾跃亭最终选择了更广阔的发展空间。
 
2004年,贾跃亭和贾月芳的兄弟姐妹出资四千五百万元和五百万元创办乐视,赶上了世界各大视频网站诞生的起点,甚至早于YouTube、优酷土豆等。这也是贾跃亭“梦”的开始。
 
不超过李彦宏,雷军和其他大人物,贾跃亭,谁毕业于税务学院,主修会计,只获得大学学位。但他善于在资本之间徘徊,并在早期迅速完成资本积累。此后,投资和风险投资的融资,贯穿贾跃亭的整个业务线。
 
最早,处于边缘的贾跃亭一直未能赢得风险投资的青睐。依托技术能力的积极竞争,乐视先后承担了联通、央视等品牌的流媒体技术运营项目,积累了业界的认可。
 
随着网络视频领域的逐步深入,贾月亭敏锐地嗅到了网络版权时代的到来。乐视成立之初,以极低的价格收购了大量影视作品的网络版权,为未来五、六年红海之战提供了第一个成本优势。LeTV通过版权分配、独家广播等手段,在国内视频产业中获得了较早的利润。LeTV站在风口上,准备做一件大事。
 
一位与贾跃亭并肩作战的早期人士说:“LeTV的建立是对贾跃亭的一项非常敏锐的投资,而创造内容回报的Letv模式也是一种先进的战略选择。贾跃亭是敢于吃第一只螃蟹的人。”但在一个新模式和新想法很容易追求的时代,他有太多的自由,更有可能迷失方向。“
 
在“梦”逐渐成长的背景下,贾跃亭带领乐视登上了首都的“快车”。不久,乐视在深圳的创新投资总额超过5200万元。
 
2010年,LeTV凭借其辉煌的财务报表在深圳证券交易所创业板上市。当年8月12日推出时,乐视的市值仅为43亿元。通过一系列的资本运营,乐视的市值实现了几何级数的飞跃,从二流视频网站到内容资产巨大的视频产业链整合公司。
 
与普通视频网站允许用户要求节目获得广告收入的商业模式不同,莱特夫在市场一开始就上市,他投入了大量资金来囤积大量高质量的版权。
 
从那时起,Letv开始从版权收购扩展到内容制作,为了获得更大的回报,它成功地投资了“小时代”、“回报”等热门IP。此时,网络产业逐渐进入以四巨头为首的海域,市场竞争日趋激烈。面对事先获得雄厚资金、庞大客户群等优势的竞争对手,莱夫开始进一步扩大依靠内容收入而非广告收入的模式,正式提出“平台+内容+终端+应用”的战略,并继续扩大资本领域,通过收购花卉影视、自主建设莱特夫影视、娱乐体育等方式,延伸到产业链的上游内容资产。在这一行业,莱夫也被认为是第一个在网络视频版权先锋问题上引发争议的人,推动了一项众所周知的快速广播禁令。
 
而此时,贾跃亭却不愿只做心事,抛出更大的计划。在初步建立了全面的平台战略后,莱夫开始效仿小米,引入硬件代工行业,推出互联网电视。随后,莱夫迅速将终端入口从电视扩展到盒子、手机,甚至是不相关的葡萄酒行业;在内容方面,它继续扩大其容量,从电影和电视到体育赛事、无人机、音乐等领域,并在体外培育电子商务、大数据和其他互联网项目。
 
在没完没了的“新故事”的支持下,莱夫的资本之路越来越顺利。郭台铭的鸿海公司、李开复的创新梦想工厂等,在以“颠覆”姿态闻名之后,先后投资了许多明星,如:卓尔视觉公司、张艺谋、广州等。乐视体育投资巅峰的明星阵容可以说是豪华的,刘涛、孙洪磊、李晓露、周迅、王宝强等明星都是股东,莱夫体育B轮融资在2014年达到80亿元,是A轮的10倍,估值也一度攀升至215亿元。
 
因此,乐视电视一度超越外国品牌,市场份额接近30%。LeTV手机也经常立即销售一空。莱夫电影业、莱特夫电视、3500手机、乐电视云、乐电视云等生态莱特夫帝国通过分拆融资逐步发展起来。
 
这显然不符合贾跃亭的“扼杀梦想”的宏伟计划。2014年,莱夫·莫比尔成立。也就是说,在莱夫竞选的那一年,贾跃亭在人民的反对下做出了一个重要的决定:造一辆车!这个往往需要数百亿元人民币的项目,已经成为莱夫命运的转折点。
 
此时,莱夫手机、莱夫房地产、莱夫汽车这三个烧钱项目开始迅速布局,其产业规模更大,支持帝国3500更广阔的空间,也支持贾跃亭的“梦想”。\\上市公司、非上市公司、莱特夫汽车等三大系统、七大子公司组成7个生态系统,共计100多家企业,成为一个庞大的集团帝国。乐视的市值在2015年达到了1784亿元的峰值。
 
在快速扩张中,莱夫的危机也悄然萌芽。当这家巨头集团史玉柱谈到自己第一次创业失败时,他承认,随着公司规模的扩大,他开始扩张,从一开始就谦逊到觉得自己能做任何事,并同时涉足十几个行业,问题就开始暴露出来。
 
此时,莱夫的七大生态系统远远不足以支撑其快速扩张所需的巨额资本。只有LeTV和LetvPictures处于盈利状态,而其他公司则在亏损。另一方面,贾月亭对全球布局和“土地”感到满意。
 
在上海购买土地,购买莱夫大厦,在重庆购买4.2亿元土地,在北京核心地区购买30亿元世界贸易组织(WTO)的核心区域,以32.5亿美元购买雅虎在美国的土地。
 
“在快速扩张的情况下,莱夫正处于一种严重的无法收支平衡、大量资本需求的状态,因此该公司刚刚进入资金账户,用于购买新资产,当时几乎每个人都处于‘蒙着眼睛扩张’的经营状态。乐视在融资方面的一再成功,让所有人在他有危机感时感到安慰。”一位前莱特夫高管回忆道。但实际上,此时莱夫已经逐渐失去了控制。
 
为了引进更多的资金来填补扩张的缺口,贾跃亭在股权结构上放开了股权结构,促进了全体员工的持股,实行了合伙人制。股权激励计划引发了员工情绪空前高涨。乐视还向美国、亚太地区等全球人才伸出橄榄枝,并广泛招募合作伙伴,在莱夫的互联网、体育、电视、手机、汽车等六大领域建立联盟。LeTV向外界展示了百花齐放的状态。
 
而在这盛开的背后,到处都是烧钱、烧钱、烧钱的地方。
 
一方面,通过减少对股票的持有,从市场现金和频繁的股权质押到公司的“输血”;另一方面,通过引入合伙人,改变支付方式和其他稳定资本流动的方式,认为“不了解资本”贾跃亭试图维持莱夫的“资本故事”。与国内资金紧张的情况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海外汽车建设项目正“如火如荼”。
 
LeTV对非上市部分资本的沉重资产造成了上市公司应收账款持续高水平,拖累了上市公司的健康发展。即使孙洪斌的数百亿元后来被注入,莱夫的运营资金状况也没有改善。对于以轻资产为主的莱特夫来说,业务的减少意味着无形资产的变现,这也使得莱夫帝国难以从死胡同中复活。
 
贾跃亭在谈到莱夫的变化时对“证券日报”表示:“自2016年下半年流动性危机爆发以来,我深知自己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感到内疚和懊悔。”他认为,他缺乏经验导致了产业过度分布与公司缺乏管理能力之间的矛盾。LeTV花了几年时间规划了云计算、内容、电视、手机、体育、汽车等行业。每一项业务都消耗大量资金,无法自给自足,但仍在继续提高集团公司的需求。LeTV手机是莱夫的债务危机引发的,由手机业务爆发的损失超过100亿美元。
 
内容收益产业具有高投资、高风险的特点,大部分资产为版权等无形资产。电视、手机、汽车等属于重资产产业,投资规模巨大。即使LETV将重点放在资产融资上,也很难改变长期占用资金、回报周期长等现实情况。特别是在汽车行业,即使莱夫投资的资金总额超过700亿元,也只是暂时维持,后续需要不断的注资。在莱夫还没有形成足够的自我造血能力之前,贾跃亭对汽车建设资金的“狂热”吸收显然已成为莱夫命运的关键。人才、团队和组织文化以及内部审计等问题也是莱夫迅速崩溃的原因之一。一位武汉大学金融系教授说。
 
他认为,企业家应在不同的环境下及时修改和改变自己的产品和战略,时刻审视自己,谨慎扩张,创新,善用资本,不滥用资本,适时建立健全的企业文化和内部制度。
 
二级失控:混乱的关联交易
 
LeTV精彩的一幕持续了不到两年。在危机爆发的同时,危机背后出现的复杂相关交易也令人惊讶。
 
由于地区的迅速扩张,使得莱夫的资金链太紧,多次暴露于供货商拖欠,莱夫逐渐开始进行战略收缩。但风雨来得比你想象的要快。
 
LeTV的金融危机首先反映在手机业务上,背后是莱夫对汽车业务的疯狂投资,导致了资本链上的巨大缺口,立即影响了莱夫的各个业务领域。过去遗留下来的风险和隐患,在2016年手机供应链中爆发出来,由于收债供应受阻,并陷入各种诉讼。该公司已经多次被推向风暴的顶峰,LeTV不得不宣布紧急停职。
 
从一份公开声明,说这只是莱夫手机的局部问题,再到贾跃亭签署的一封内部公开信,它开启了莱夫资本链断裂的危机,引发了国内投资者和媒体的集中曝光。此时,莱夫帝国已经到了“最危险”的时刻。
 
随后又出现了倾盆大雨等一系列问题,当年,莱夫及其杂项分、子、孙公司相继开展了大量相关交易,许多产品被推迟交付,员工拖欠工资,挪用资金给子公司,巨额应收账款和坏账,严重缺乏内部审计职能,其他问题不断爆发,如许多产品交付延误、拖欠员工工资、挪用子公司资金、巨额应收账款和坏账,以及严重缺乏内部审计职能等。
 
2016年后的两年内,LeTV向超过50家附属公司销售产品和服务,如Letv智能终端技术公司和Lepa营销服务公司,其中前5家公司的销售收入超过100亿元,而许多附属公司的购货和应收账款高达数十亿元。与此同时,贾跃亭和他的同声演员也得到了乐视的一些贷款。在缺乏严格制度的情况下,假定的LeTV独立部门之间的资金流动和借款极为随意,给公司带来了内部控制风险。
 
在莱夫扩张企业规模的假象下,他疯狂的关联交易一度被视为莱夫的致命“命运”。
 
也就是说,到今天,莱夫的复杂而不透明的关联交易一直没有得到解决,成为LeTV“命运逆转”的最大障碍。
 
在主营业务难以支撑的情况下,在庞大的资本需求背后,莱信的融资金额也急剧上升,短短七年,莱信系统累计融资总额已超过700亿元。与此同时,贾樟柯的兄弟姐妹开始大规模变现,即过去七年来,贾月亭和贾月芳以控股股东的身份,利用乐视的股权进行了34倍以上的质押融资。在贾跃亭辞去乐视董事长职务之前,他兑现了大部分承诺,并再次兑现承诺,筹集了数十亿元人民币。据不完全统计,贾跃亭家族先后变现约180亿元。
 
频繁的股权质押直接让一直受到资本市场追捧的乐视成为一个烫手的山芋,加速了莱夫帝国的衰落。近年来,一些上市公司的大股东遇到了质押股触线的情况。
 
在资本链紧缺的压力下,莱夫选择了相对较低的银行借贷成本和股权质押。最后,莱夫银行使用了3/4的信贷额度,导致资产负债率高,偿还债务的压力加大,大股东频繁认捐股票已成为一匹失控的野马。
 
贾跃亭于2012年开始在上市公司的基础上进行融资质押。与股权融资相比,融资成本低、控制风险低,使得股权质押成为上市公司大股东的重要融资渠道之一。在莱夫的扩张之初,贾跃亭开始以股权质押方式筹集资金。2018年,贾跃亭承诺持有99.54%的股份,然后在股价高企时进行股票质押回购,但贾跃亭的举动后来被乐视视为违约。
 
2018年1月,证券业协会发布了“参与证券质押回购交易的证券公司风险管理准则”。西方证券由于与贾跃亭的纠纷而暴露了质押回购业务的风险,并被监管部门认定存在内部控制不完善、风险控制制度存在重大缺陷等问题。
 
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贾跃亭分析说:“公司业务发展迅速,但融资能力和风险控制能力不强,融资模式单一,主要依靠上市公司的股权质押来获取资金。”筹集资金的节奏失控,资金偿还时间点没有合理安排,再加上金融机构承诺偿还本金和利息后的贷款延期违约,还款节点集中,还款压力过大,造成金融机构恐慌和挤兑,并进一步导致该集团非上市公司的突然死亡。由于缺乏经验,我没有留出足够的时间来应对危机,导致高价值资产被迫在风险来临后的短期内以低价出售贷款,\\“他说。
 
尽管孙洪斌和贾跃亭站在媒体面前,但他们公布了150亿元的战略合作资金,以创建中国。随着数百亿元的流入,贾月亭成功地“卸下重担”,留在大洋彼岸。孙洪斌接任乐视董事长,但莱夫的历史遗留问题仍在发酵。
 
乐视体育被吊销营业执照,莱夫手机生产早已停产,莱夫地产、3500电影业、新心等已被接受,而在美国汽车业务也很难说乐观,前贾时代的1R帝国最终成为了一个“神话”。
 
在此期间,国家有关监管机构对莱夫资本链被打破的非法活动展开了调查。“贾跃亭下周回到中国”曾经成为股东们的期待,是国家的话题,也是尚未解开的谜团。
 
“随着莱夫生态的衰落和崩溃,资金的断裂是触发因素,快速扩张是表面原因,而背后是一套商业模式的失败,”莱特夫一位前高管表示。“从那时起,继续这种模式的公司之间就出现了危机和连锁反应,比如风暴。”
 
“上市公司存在大量复杂的关联交易,容易成为财务欺诈的温床,其违规行为往往伴随着关联交易的隐匿、业绩变更、利润操纵、利益转移等现象。LeTV涉及各种侵权行为,大量关联交易难以解决,成为公司顽疾和复苏的制约因素。”
 
第三阶段失控:生态失控
 
乐视的初期既不能利用腾讯、百度等树的冷酷,也不能利用市场的追逐,而是资本的干预,使乐视的“故事”得以更顺利地进行。LeTV上市后,在“平台+内容+终端+应用”链中,大部分业务模式成熟、盈利能力好的资产被纳入上市公司,而乐视影业也曾尝试通过贾跃亭注入上市系统。乐视的“生态反”模式也成为莱夫危机的根源之一。
 
在莱夫的扩张时期,贾跃亭提出的“生态”理论,以及围绕“生态”理论进一步推导出来的“生态反”模型,曾被业界提及。
 
乐视的互联网、云、内容、体育、大兵、手机、汽车、互联网金融七子生态,垂直整合为开放、闭环的互联网生态,这是贾跃亭新的互联网生态模式。这一模式在推出之初就受到质疑和追捧。然而,在资金紧张的情况下,这种模式很容易暴露弊端,引发生态金融危机和声誉危机。
 
“莱夫生态转型模式下的扩张业务长期依赖于资本市场,通过‘新故事’循环从资本市场吸收资金。融资模式单一,资本结构不合理,隐患被埋没。随着莱夫危机的爆发,生态环境下暴露出的战略定位错误和实施问题逐渐出现。”
 
据一位风险投资机构的人士介绍,莱特夫的生态模式似乎是创新的,但从一开始就蕴含着巨大的风险,它的大部分生态业务是资本运营的产物,有希望的资产被整合到上市公司系统中,亏损业务被加载到非上市系统中,以促进LeTV生态故事的延续,从而成功地融资,这些基金对企业的发展和扩张起到了积极的作用。一旦出现资金缺口,就会直接导致“多米诺效应”。“站起来赚钱”是电影“让子弹飞”中商人心中的一个词。因为站起来赚钱不容易。作为莱夫故事的主角,贾跃亭无法避免聚光灯的灼热。梦想家?庞氏骗局的制造者?意见不一,很难判断是非。
 
但巢下有蛋?“白马”孙洪斌也无能为力。一位投资者说:“要拯救一个完整的莱夫生态系统,需要上百亿元人民币,大量的空资金、债务、回购协议等等,这样,接受者就需要更多的投资来拯救这个‘梦想’,甚至窒息。白马的资本一面也是资本的一面。”
 
说到造车,贾月亭还是有梦想的。他说,他为开发新能源汽车付出了巨大代价,并承受着外界难以想象的压力,但他将继续这样做。这位发言人说:“目前,大规模生产准备的关键时期存在财务问题,项目停滞不前。经过深入的调查和评估,FF智能车已经完成了在中国选择合适的地点建设每年150000辆智能电动汽车生产基地的计划。根据该计划,该基地将成为世界领先的新能源汽车研发和生产基地。该项目总投资超过100亿元。”
 
现在,除了造车,贾月亭还关心莱夫,但他能为莱夫做多少呢?
 
乐视的困境并不是莱夫本人独有的,而是大量过剩资金涌入中国风险投资业的产物。它也是当时中国整个互联网产业投资过热的缩影,其迅速扩张走向衰落,也是当时需要完善的资本市场的一面镜子。
 
我们不知道列夫的故事将如何继续下去,贾跃亭是否还会带来奇迹,但莱夫的资本变化的故事已经成为教科书。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2019股票配资网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20peizi.com/gppz/5176.html

编辑: 关键词: 宁津在线配资平台

网友评论

随机推荐

图文聚集

热门排行

最新文章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RSS订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