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配资知识 >
台儿炒股配资元旦和春节都在临近,名酒供需矛盾开始进一步加剧。即使是商业世界中的“老大炮”,也有一些人无法摆脱“金钱循环”的常规。
 
近日,据重庆互联网广播电视台报道,一家酒商陈先生将4000万元的葡萄酒商品带入重庆金辉白酒销售有限公司秦某账户,将没有消息,然后向相关部门报告。事发后,不少经销商亦反映出,这宗事件的发生,可能只会暴露酒业混乱的冰山一角。近几年,由于酒类供应紧张,尤其是名酒供应能力强,吸引了大量的社会资金,当许多企业不断涌入时,商机也无处不在。
 
 
“除了落后的‘贸易规则’和名酒稀缺性之外,最重要的是面对来自中国酿酒商日益激烈的竞争,追求低成本产品的短视行为。”白酒营销专家蔡学飞向“中国商报”指出,高端白酒的价值相对较大,而且还会涉及大量初级经销商,比如连锁配送。这种情况目前缺乏市场监管,而且大多是个人行为,所以导致频繁的混乱,只能说参与者需要格外谨慎。
 
4 000万
 
据重庆互联网广播电视台报道,自2018年以来,北京酿酒商陈先生一直从重庆金辉白酒销售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重庆金辉”)购买高档白酒产品,并在公司高级管理人员秦某的个人账户中付款。陈先生说,自去年以来,在相互合作下,他一直能够按时收到产品。
 
但最近,陈先生如常进入4000万元酒款至今未被收回,一直与秦某交易已使公司失踪,而另一家公司也声称是受害者,并已向有关部门报告,派出所已对秦某的办公室进行了调查和处理。据了解,陈先生只是受害者之一,4000万元的赔偿也是由一些下属共同支付的。
 
这么大一笔钱一次存入秦的个人账户,有点令人费解。事实上,除了去年以来建立的良好合作之外,秦的身份也可能使酿酒商放松警惕。据天岩消息,参与重庆金辉案的支付方秦贡献了600000元,持有10%的股东股份。同时,秦还拥有重庆千岳白酒销售有限公司70%的股份,此外,秦还担任了重庆北部新区凯友商业银行的法定代表人,目前该公司已被注销。从秦的工作经验和地位,不难看出它已经耕耘了多年。
 
关于陈先生的遭遇,经营着著名葡萄酒回收业务的秦先生以及一些葡萄酒经销商说,陈先生的经营在葡萄酒行业并不少见。作为买家,他们也参与了这种活动,但他们通常敢冒很大的信任去冒险。虽然购买成本会较低,但风险过高。一些经销商也认为这种行为是不可取的。“我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事情,因为我不和个人合作。我想找到正规企业,通过正式渠道,这比和个人合作更安全。”酒商孙经理说。
 
在这次事件中,记者注意到,作业延迟交付也增加了投资风险。对此,白酒营销专家杨成平表示,商品本身没有问题,这是葡萄酒行业的普遍规律。然而,上述事件并不是货物前后操作的一般方式,而是使用个人名称,以延迟交付葡萄酒的形式存在风险。
 
蔡学飞说,延迟交付名酒是正常的。目前,中国白酒工业的生态状况决定了一般工厂相对较强,消费者相对较弱。但按照正常公司的说法,以这种方式理财并不是什么问题。而事件的症结是陈先生没有取公司账户,而是直接存入秦的私人账户。也就是说,这4000万元相当于以下各级经销商与秦的私人交易,并不是公司正常的结算行为。
 
这些酒类经销商中的大多数人已经从事了多年,他们知道私人账户风险很高,但仍然如此。蔡学飞说:“这就是避税的方法。中国酒类行业一直是一个重税行业,比如这种边缘球行为由来已久,这种隐藏的行业规则在这个行业继续上升的环境中没有大问题。制造商依靠信誉生存,经销商也依靠声誉来做长期的生意。但毕竟,这是一个附带的问题,没有法律效力。”蔡学飞说。上述交易商秦先生也表示,打电话给私人账户是正常的。
 
中原基金管理合伙人金玉峰认为,这类事件的频繁发生,仍然是由于许多酒商的贪婪和贪婪所致。令人费解的是,能否一下子拿出数千万元订阅高档名酒,说明这些经销商仍有实力和经验,不应对近年来茅台等高档葡萄酒的供应一无所知。根据蔡学飞的解释,近几年名酒价格上涨过快,许多高档白酒产品十分稀缺,现金周转更加困难,导致了先赚钱后延迟送货方式的普遍出现,已成为业界的默契潜规则。
 
年底的“延迟交货”
 
“很多快速销售的产品,包括葡萄酒,都是一样的。一旦你形成了渠道优势,一些人就会‘不干净’。”杨成平说。
 
对于类似上述“重庆4000万元付款”的事件,据葡萄酒行业分析师欧阳乾利介绍,以今天的飞天茅台为例,官方指导价是每瓶1499元,但市场零售额达到2000元和3000元,可能没有任何商品。巨大的利率差异和提货时差使得中间商拥有了“操作空间”。如果一个平台以(1499 X)元为有限预售,约定延迟交货期1~2个月,您可以快速积累数千万元,甚至超过1亿元。
 
等到交货期后,如果市场价格低于平台预售价格,平台可以获得较大的价差;如果市场价格大于预售价格,平台可以选择退货或延迟交货,一方面提高人气,赢得口碑;另一方面,它也为短期内的投资和使用筹集了大量资金。因此,无论市场如何,平台都能获得足够的资金。
 
大连酒商唐某告诉记者,在实践中,许多大商家向各级经销商集资,打电话给厂家,通过延迟送名酒来回收资金。当您得到货物,您将采取一些产品,以抵消以前的收益,或以较低的价格出售,以维持正常的业务。其余的产品要等到市场价格上涨后才能出售,即囤积。事实上,许多人通过囤积商品赚钱。“利用名酒的配额和声誉,很多大企业的虚拟经营,每年的调控数据,只要他的钱链继续下去,这个假游戏就能继续玩下去,一旦资本链断了,游戏就会崩溃。”欧阳千里对记者分析指出,一旦游戏崩溃,欺诈也就会出现。
 
“重庆4000万元货款”事件虽然尚未确定,但涉酒诈骗案件时有发生。早在2012年,陈仁怀就因“失踪”而被判犯有合同欺诈罪。此前,陈仁怀收集了160万元的葡萄酒。2018年,仁怀市发生了前后共涉及金额高达9亿元的名酒诈骗案。
 
蔡学飞在回应时说,在酒业中,有一种利用酒来骗取和积累钱财的做法,通常是在短期内与酿酒商建立良好的联系和信任,以便在年底前迅速收回资金。例如,通常每年送5箱高档葡萄酒都会给予经销商相对优惠的方式,但到了年底,当经销商进入大量资金时,骗子就开始收网。
 
此外,高利润率和严格的销售任务,也给经销商带来巨大的财务压力,选择冒险。杨成平对记者说,名酒经销商一般需要在一月底到酒厂赚钱,金额一般是年费的百分之四十左右。许多经销商为了及时赚钱并保持自己的代理地位,只有通过上述方式筹集资金,这在市场上是非常普遍的。
 
杨成平对记者说:“虽然名酒具有销售优势和高额毛利,但高库存也是经销商面临的一个问题。为了保证正常的社会供给,分销必须保持正常的库存。但是名酒更值钱,甚至合理的库存也是一大笔钱。”
 
然而,经销商秦表示,往往吸引大量资金的高端白酒产品,实际上供不应求,而且不会占用单个经销商的大量资金。
 
欧阳乾里认为,由于白酒的稀缺性和高溢价,特别是某一时期的名酒,市场供不应求,价差很大,可以吸引大量的社会资金。但是如果这件事不规范的话,总会有人利用这个缺口,把酒作为一种金融产品,为了钱的目的四处奔走,来吸收资金。目前,这种情况缺乏市场管制,也不能加以管制。只能说,参与者应该收集贪婪,防止大企业收获。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2019股票配资网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80239.com/pzzs/1803.html

编辑: 关键词: 台儿炒股配资

网友评论

随机推荐

图文聚集

热门排行

最新文章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RSS订阅
.